当前位置:新泰新闻网 > 网友俱乐部 >
足尖上的中国:洛克线重装徒步
时间:2020-09-25 23:10 来源: 作者:新泰新闻网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6 俗话说:“一入户外深似海,从此踏上不归路”。自从接触到户外的广阔天地,羞涩婉约的我开启了人生新篇章,三年内不眠不休利用各种节假日把几大户外线路踏遍。那时候的……

俗话说:“一入户外深似海,从此踏上不归路”。自从接触到户外的广阔天地,羞涩婉约的我开启了人生新篇章,三年内不眠不休利用各种节假日把几大户外线路踏遍。那时候的我,一心崇拜强者,眼里只有力量和强悍。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温柔才是世间最致命的武器。
洛克线是我的第一次重装长线,回忆起来,酸甜苦辣兼具。那会真是胆子肥的很,明明经验不足,不会认路、不会自救、不会用gps,却敢去贴吧论坛里参加各种自发组队的户外长线,所幸每一次都是天气好、运气好,安全出山。到后来有经验了,反而越来越谨慎,不再参加AA组队,都是报商业队。无数次看到网友出事的,显而易见大部分都是准备不足导致,户外本身就有很大风险,AA组队更是互不相识,个人能力和经验无从考证,在户外遭遇危险的情况下本就只能自保,若期望将性命交与他人实在是考验人性。
这次的洛克线是8264上跟贴报的名,虽然参加的队友6人,但中途状况不少(1名队友第一天刚走了不到五百米就因身体不适退出,之后因高反、线路分歧等原因人数陆续减少,最后只有3个人走完大环线),所幸队长星辰全程在线,貌似也只有他一个人做了详细的攻略,引路探路、鼓舞士气、组织号令,拖着不靠谱的我搭便车走完全程。另有摄影师队友天天,本文部分盗用他的美图。

一、洛克重装徒步
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里描述了一个叫香格里拉的世外桃源。多年来,各方对神秘的香格里拉在哪始终充满向往,云南有好几个香格里拉,四川也有号称蓝色星球上最后一块净土的稻城亚丁,而户外界公认的香格里拉则是约瑟夫·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洛克线。这条线路景色原始,只有徒步才能到达,沿途围绕夏朗多吉、仙乃日、央迈勇三座神山进入稻城亚丁,各种美景森林、河流、山涧、瀑布、湖泊、雪峰应接不暇。


整个洛克线徒步一般需5-7天,起点是四川木里的嘟噜村,这里交通极为不便,路烂耗时,而徒步过程中也面临着多处高海拔,易高反,天气变幻莫测,不过跟沿途的美景相比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选择国庆出行,这是一年当中天气最好、景色最美的时候(其次是端午,气候也较为稳定)。队友们在木里集合,第二天包车前往嘟噜村。凌晨四点起床,逐月而前,车子掠行在悬崖峭壁边,月亮的轮廓倒映在粼粼河谷中,不断从眼前飞过,待天色明朗,山涧云雾蒸腾而上,那境像新奇又难忘。





整整一天到嘟噜村后,继续坐车一小段到水洛金矿,这是上山起点。天已擦黑,我们往上赶了一段路,当晚扎营在一水渠处,埋锅造饭。正值中秋,不安分的我拍起了大月亮。




D1:水洛金矿(2400m)—满措牛场(3750m)
第一天路程以平路和缓慢上坡为主,约10小时。本来路线是比较轻松的,不过路上很多分叉,我们没有请向导沿途也很少看到马帮,手机又无信号,轨迹图很容易有偏差,导致中间走错了两个地方浪费了较多时间,幸亏遇到牧民指了正确的方向。由于当天未能按计划到达营地,连带着之后每一天营地也相应更改。虽然洛克线总体难度并不大,但岔路多容易迷路,如果路上人少还是有必要请向导的。可能是第一次长线重装,背负了太多,又折返走了很多冤枉路,路餐只带了方便的干粮,吃不饱还老饿,导致我印象中觉得第一天非常辛苦。 今天的线路没啥风景,中途一处瀑布遇到一个70岁的大爷,据说游迹各地数年,没有任何专业登山装备,就挑着一些简单的家伙,连铺盖都没带,睡觉幕天席地,看样子应该是个牛人。当晚在一处小树林下扎了营,虽然看不见星星,胜在暖和,晚上大伙点起篝火讲故事吹牛逼其乐融融。



D2: 满措牛场—果木牛场(3858m)--臧别牛场 (4050m)—万花池牛场(4150m)—扎巴拉垭口(4700m)—新果牛场(4250m)
洛克线会邂逅无数的牛场,而金秋时节每个农场都美爆了。虽然翻越垭口坡度较大,行程也近11小时,但今天也是美景最多的一天,尤其是夏诺多吉和央迈勇脚下的臧别牛场和万花池牛场,这里视野开阔,如果第一天按计划到达这个营地,拍一组雪山映衬下的星空一定特别美。





这个季节漫山彩林,繁花似锦,仿佛进入一个五彩斑斓又无人打扰的世界,这种景色只有徒步才能欣赏到,所以纵然路程艰辛户外人却始终甘之如饴,即使每次在路上发誓下次再也不重装了,但行程结束又忘了途中的辛苦,只记得美景,然后继续向往下一征程。







我们的运气很好,全程天气好的出奇,行程也相对容易(有朋友在天气不好的时候出行,不仅看不到啥风景,而且路途险恶)。国庆期间穿越的人不少,沿途碰到的马帮能帮我们指路,路上偶遇几支AA组队的朋友,也可以互相照应。 当晚在扎巴拉垭口下的农场扎营,奔波一整天,大伙累得都不想说话,简单吃完饭就扎进暖和的帐篷睡觉。我虽然也累得快散架了,但仍凭着小强般的意志挣扎着爬起来,一边按摩酸痛的大腿,一边扛起三脚架往山上跑去爆星空,一爆两小时,冻得直哆嗦,终于拍下了人生第一次星轨和银河,虽然瑕疵明显,但还是乐得手舞足蹈。



当年还是摄影小白的我,没有单反、不会遥控,揣着一个焦段只有70的低端卡片机到处瞎拍,然后还不知道可以设置长曝光降噪,导致每一张星空照拍完还要加一倍的时间降噪。嗯,星轨直出半小时,降完噪一小时,发现过曝了再来一组一小时,就这样原本胆小的我每晚都矗立在鬼影重重的黑夜中乐此不疲至后半夜。到现在我都无法想象当年我怎会如此有毅力,所以说很多事还是要趁着年轻去做啊。 D3:央迈勇垭口(4600m)—呷独牛场(4570m)
今天要翻越5个垭口,路线11小时,但爬升不大,就是不停上上下下,部分地方需沿狭窄的仅容一人通行的碎石路横切,身后还有突然逼近的马帮,驮着几个三五十斤的大包,偶尔还坐着一个大胖子,真是惊出一身冷汗。今天的天气不大好,大雾傍着小雨和冰雹,沿途几处路线不明显还容易走错,不过我们自发组队的都很团结,一起探路结伴行走。






当晚扎营呷独牛场,牛场景色很美,属于藏民私人牛场,搭帐篷需收营地费25元,也可以住牛棚50元。




( 本文作者 : 心扉 ) 123下一页

上一篇:轻装徒步云南雨崩
下一篇:足尖上的中国:蜀山之王贡嘎重装徒步

== 友情链接 ==
新泰新闻网 鄂icp备120065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