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泰新闻网 > 本地新闻 >
2019年五一玉珠峰7日全流程登山记_户外
时间:2020-05-21 18:06 来源: 作者:新泰新闻网

玉珠峰攀登回来已经三周,登顶证书也已经寄到了。总想着应该跟以前一样,两天以上的线路应该留下游记,拖到今天终于动笔。玉珠峰资料很丰富,不少商业登山公司从事玉珠峰攀登服务,线路、攻略等不再赘述,这里主要从个人作为户外运动爱好者的角度,通过记录攀登过程,谈一谈事前准备以及攀登中的感受,进一步自己对徒步登山活动的理解。

先来三张镇楼照

C1营地
西大滩基地
顶峰

1.缘起

喜爱户外徒步登山已经好多年,不可避免接触和了解到攀登雪山这项具有一定挑战的活动,一直以来有好奇、有疑惑,有崇拜,也有自我量力下的自我约束,总是想做些有限度的尝试。

非技术类的装备,自己逐渐积累的比较齐备,几年前到哈巴雪山登过一次,请的当地的向导,登顶过程相对比较快,高反只是在大本营过夜的几个小时中短暂的出现,然后就迅速的登顶并下撤,没有对高反有很深切的体会。

此次恰好有人组织集体报名,在五一假期期间用七天的周期体验一个完整的入门级雪山攀登从逐步适应到完成登顶、下撤的过程,由有口碑的商业登山公司承办,跟相对熟悉的一批队友一起前往,感觉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于是就报名了。最终我们是15人队伍成行,两人到达大本营短暂适应后决定下撤,剩下13人前往C1准备冲顶,其中12人登顶成功,1人到达6000米以上高度。

2.准备

准备相对简单。开了几次集体会议,由几位很资深、很有经验的顾问讲解和解答问题,各种信息很快了解清楚了。非技术类的、自己需要准备的装备经过简单购置,很快齐备。

提前几周,我们适当加大了运动量,做了几次短距离拉链。我感觉身体状态还不错,期间也一直没有生病感冒。前几次去高海拔,曾经有过提前数周喝红景天泡水的经历。这次了解了相关信息之后,感觉用处不大,决定不提前采取措施。准备完毕之后,我和另一名队员坐飞机经过西安转机去格尔木。而其他队友则是在西宁集合然后自驾去格尔木,中间在天峻县城住宿适应一下高海拔。

西安机场很有趣,有精致的面食、药店、彩票等

我们到达格尔木已经是晚上,比其他队友到达高海拔地区晚了一天,也刚好错过了登山公司组织的接风晚宴。


3.适应

到达格尔木的晚上,立刻感到了氧气的稀薄和呼吸、心跳频率的加快,马上就进入了大量喝水、大量上厕所的状态,当天晚上就上了五次厕所。这种大量喝水、大量上厕所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从大本营向C1进发才结束。

当晚登山公司的向导在酒店检查队员们的装备。跟事前顾问们建议的装备相比,向导们对装备的要求略有区别,主要体现在冲锋裤、手套、头灯几方面。此行之前,我们的顾问建议有备无患,要准备厚手套和比较亮的头灯,但没有特别强调冲锋裤;而登山公司的向导认为手套差不多厚就行,头灯则尽可能轻量化,而冲锋裤则必须要。总的来说,登山公司的向导比较强调身体的保暖。后期到了攀登前一夜,登山公司的队长根据我们的情况,明确了轻量化的倾向,希望大家减少大本营到C1过程中的背负,节省体力。这个随后再说。

在格尔木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先是队内开会,然后是登山公司给我们开会,介绍向导认识,签订协议等,然后测量血氧含量,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血氧从60多到90多不等,我只有70多点,心跳比平时快了40%。此后的几天大家都随时监测血氧和心跳。

随后,大家去格尔木市区户外店补充了一些装备。吃完午饭,我们就坐车向海拔4200米的西大滩进发。路途中先是遇到检查站,然后沿着昆仑河进入昆仑山中,海拔逐渐上升,大约两个小时后到达西大滩。

离开格尔木,沿着昆仑河,苍凉尽显

下午到达西大滩。西大滩是玉珠峰及周边东昆仑主山脉北面一片平坦的河谷。下图是从西大滩往南面玉珠峰方向望去,玉珠峰北坡大本营就在雪山下 青藏公路和铁路呈东西向通过西大滩
服务我们的商业登山公司是凯途,在西大滩有个自己的基地,有几间宿舍、有个大厅、有装备库房、有几间办公室,还有一个配套的餐馆,可以举办培训等各种活动。
这是凯图公司西大滩有基地航拍图
刚到基地,大家都缓步走路,大件行李和驼包都请向导帮忙搬到二楼的宿舍。
西大滩凯途公司的训练基地一楼大厅,供大家休息、聊天、听讲座、试装备,大厅摆放了各种零食、饮料
我们到达基地的时候,刚好遇到一个培训班结业;结业之后,培训班的几个老师和队员将要前往玉珠峰南坡大本营开始登山,他们是今年第二个队伍。我们过两天去登,算是第三支队伍。而第一支队伍则是以登顶失败而告终。无疑给了我们后面两支队伍心理压力。
到宿舍首先测量血氧含量,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有队员血氧低到60、心跳比平时快了50%以上。我也感觉很喘,赶快静静的待了一阵。
休整之后,下午4点多进行第一次拉练。这次大家都是轻装,甚至水都没有带。大家在向导带领下,以很慢的速度朝着青藏铁路走去,往返大概4公里,风不大。大部分队员都没问题。但也有队员感觉低血糖,但随身没有带水和食物,赶快在队内相互帮助。
回到基地,晚餐算是接风宴,菜很丰盛也很好吃,而且队员们的胃口出奇的好。通常来说,一般人到达高海拔的第一天往往吃不下东西,我们的队伍却没有这样。我自己也特别想吃,但是按照要求,只吃了平时的一半。大家都念念不忘的对不能尽享美食表示了遗憾,随后几天的饮食都比不上这一顿。
青藏铁路边拉练

西大滩有矿泉水厂、火车站、一些住宿设施,以及一个军事设施
清晨的青藏公路

当天晚上,大家高反都比较严重,在大厅东倒西歪。登山公司请了参加此前一个培训班的老师给大家讲讲高山病,大部分人都无精打采,没有仔细听。晚上按照要求,大家没有早睡,而是熬到9点多再回到宿舍。当晚,由于床比较硬,加上高反,我基本没有睡着,上厕所4次。大部分队员也都是高反严重。
睡前大家都状态不好,东倒西歪
宿舍8人间,褥子有点薄,床有点硬
没有精神去看星空,只好盗图一张呈现西大滩雪山映照下的星空

在西大滩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我的血氧、心跳都大大好转,基本不喘气了。但不少队员仍然有比较强的反应。

送走了前往大本营的前一支登山队,上午大家开始调试装备。首先试了冰爪、高山靴(我们的技术装备、厚羽绒服、高山靴都是向登山公司租借)。登山公司准备的冰爪是绑带式,高山靴按照尺码大小,有凯乐石,asolo,La Sportiva等几个牌子,总的来说,小码的高山靴比较容易合脚,但是保暖性能不够(后面登顶那天,我前几个小时脚一直很冷,在冰坡上换了一次袜子还是冷,有冻伤的危险,一直在通过踢地、活动脚趾来缓解,直到天亮之后才好转)。而大码的高山靴则较重又往往不合脚,导致几个44左右大鞋码的队员试了很多双都不太合适(有的人是脚尖跟鞋前端太近,有的是太远;有的人则是脚踝相对鞋太矮,跟鞋有比较多的摩擦)。到底是穿一双袜子还是两双袜子,这个问题纠结了我们很多天,最终每个人照着自己的高山靴进行尝试,大部分人选定的是穿两双袜子。我个人先是感觉一双厚加一双薄比较合适,后来几天实地徒步几次之后决定是两双厚袜子(其中外层袜子超厚),这样行走过程中外层袜子跟鞋之间摩擦比较小,两层袜子之间有些小摩擦(就这样,登顶的凌晨还是感觉冷),有一点不适感,但没有起水泡,但是如果这次爬的是更高的山,需要穿登山靴多走一天,可能就起水泡了)。总之,高山靴需要多试、多走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

调试冰爪

抽空放放无人机
试好高山靴,立刻徒步到河滩石子路上尝试了一下。感觉状态还行,大家纷纷跳拍留念。

装备的问题解决之后,我们进行第二次拉练(仍然穿自己平时的舒服的徒步鞋),这次的目标是爬升500米。大家按照向导的指导,尝试用很缓慢的节奏一步一步的登山,尽量保持鼻子呼气吸气。
目标是基地北侧的山头
拉练开始
路上看见蜥蜴
陡峭的山坡
俯瞰西大滩的矿泉水厂和军事设施

在山上对视雪山

到达山顶,放无人机拍摄合影

从山后方下山,地形独特
下坡陡峭


拉练回来走山沟,河谷还有结冰
这次拉练,所有队员及时登上既定高度的小山头,拍摄了不少的视频和照片,然后顺利下撤。但这次拉练也暴露了一些问题,例如有的队员登山节奏过快并出汗,而为了等待所有队友到齐合影和拍视频,在山头风中停留时间过长,导致出现感冒。又如,下撤过程中前队队员走的太快,把后队队员的节奏也带快了,部分后队队员撤回基地之后出现头痛等症状。这些状况都提醒大家,登雪山是一个高度自律的活动,需要严格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尽量避免出汗、在风中停留过久、运动节奏过快导致身体不适等。
当天晚上,向导教大家使用安全带和上升器等。晚上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还是没怎么睡着。同宿舍的一个队友出现拉肚子的现象,服药后缓解不多。
早上天气清新,遥看玉珠峰群山

在基地的第二个晚上,大家的症状普遍有所缓解,睡眠也更好一些。早上起来之后,开始收拾打包。考虑到由汽车把我们拉到大本营,我就没有仔细打包,只是把所有东西胡乱放到大驼包中,节省了一些体力。

出发之前,我们合影留念,我操作无人机拍摄完毕,在降落的时候想把无人机停在离我更近的小平台上,一不小心,螺旋桨碰到小平台边的栏杆,炸机!检查之后,发现4个螺旋桨坏了两个,于是赶快把型号、照片等发给登山公司的工作人员,联系在格尔木购买替换。

午饭之后,我们乘车出发。一个小时后先到了昆仑山口,大家停留拍照。这里距离不冻泉以及索南达杰保护站还有大概一百公里路程,但也竖立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牌子、索南达杰雕像纪念碑、昆仑山口字样的大石头、昆仑山文化旅游景区的宣传板等好多牌子。


继续出发之后,迅速从109国道上左拐进入通往玉珠峰大本营的土路,路口有很大的标志牌和一道门状的牌楼。
据说由于玉树州与格尔木市管辖权异议,这里的路没有及时修好,是由体育彩票资助修了一些。高寒冻土地带,结冰、积雪、融化,导致成了翻浆路,很多坑洼。
下道十公里后,当地藏民在这里设卡收费,按照人头给,据说向导们多次进入也是每次交费,只有司机不收费,不知道当地体育部门和登山协会的工作人员是否也要交费。 这里已经属于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边缘区域,沿途不时可以见到小群的藏野驴和藏羚羊。 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到达大本营。

4. 大本营

玉珠峰大本营处于山下宽阔的河滩的边缘,距离冰川大概一公里多,前往冰川、C1的河滩中有大量奇石可以品鉴(我们不少人都捡了石头带回家)。登山旺季,会有很多公司和个人的帐篷。五一期间,只有三家公司在这里设立营地。我们的营地有三顶大帐篷,分别是一个厨房帐、一个设备帐、一个活动帐(餐厅、平时的休息都在这里),然后有若干顶小的帐篷睡人(据说各个雪山的大本营基本都是标准的凯乐石高山帐,每个帐篷睡两人),厕所距离住宿区域有30米以上。每天太阳出来的时候,积雪和残冰融化,会有小的水流,营地里面挖了一些小沟,便于排水。
全景图 活动帐篷内

到达大本营之后,大家继续大量喝水(一般是红茶、葡萄糖、果珍这几样,都是登山公司提供)。有一名队员当天凌晨在西大滩基地拉肚子,到了大本营感觉更差了。另一名队员一到大本营就感觉头痛厉害。
在大本营住了两晚,都是白天拉练一次。第一天穿自己的舒服徒步鞋基本在平地拉练,往返5公里,就是走无人区穿越的那种感觉:冻土逐渐融化、远远的看见动物、时不时有一滩积雪或是一小块冰湖(如果是无人区穿越,可以在这种地方取冰、雪烧水)、地形不断起伏但高差不太大。第二天则是穿着高山靴,背着技术装备前往冰川进行冰上行走训练,到达冰川的距离是往返3公里,冰上行走训练则比较简单。
刚到大本营很快进行第一次拉练,那两名状态不好的队员只走了一小段就在向导陪同下回到大本营休息,并在大部队返回大本营之后决定下撤,并在天黑时分坐上了汽车撤回西大滩基地,遗憾的退出了此次冲顶(他们到了西大滩之后,睡得不错,很快就没事了)
在起伏不大的冻土、小山坡拉练,能够感受到无人区穿越的地形地貌

车辙印,这是好奇的自驾游客留下的
冻土、苔原

想象一下,如果是无人区自行车穿越,就是常见这样的路,很不好骑,宽的雪地胎更适合

继续欣赏无人区景色和动物


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清楚看到玉珠峰顶的旗云

第一次拉练,大家走到离大本营两公里左右的地方,这个时候开始刮风,我立刻选择了调头回撤,其他不少队员还继续朝着远处的小湖走去。我迅速往回走,越走越冷(只穿了薄羽绒,没有穿冲锋衣),坚持快速走回了大本营。我回了大本营之后赶快加衣服、喝热水,后面一个队员过了半小时才回来。再后面,大部队过了一个小时才回来。
回来之后,不少人都有点感觉受凉。有一个队员头痛厉害,还有队员因为高反情绪不好。晚餐大家吃的都不多。这次拉练虽然短暂,但是对我们的着装、防风等意识是一次很好的锻炼。
晚上在休息大帐篷中交流感受,大家的情绪、状态逐渐转好,只是感觉越来越冷(登山公司在西大滩基地准备了厚的棉拖鞋,大家带到了大本营;但是晚上穿着最厚的着装以及棉拖鞋还是觉得冷,尤其是脚),想要躲到睡袋和帐篷里去。但是向导要求大家接近10点再睡觉。九点半我实在觉得冷,就回到自己帐篷内钻进睡袋。由于感觉冷,我动作比较快,导致钻进睡袋之后喘的很厉害,觉得呼吸不畅,于是就想要坐起来透透气。此时同帐篷的队友还没回来,柴油发电机轰轰轰的响着,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巨大的恐惧感。

这里就要详细说到此次登山我遇到的最大挑战和最深刻的记忆。

这个晚上是我首次4000多以上的海拔住宿,也是首次在高海拔住帐篷,又冷又缺氧。在这个5050海拔的大本营,在帐篷里面脱衣服整理东西稍微快了点,就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躺下之后,头部位置降低,呼吸困难的感觉更加强烈。在睡袋中脚很冷,身体不能像平时一样平趴,感觉睡袋、帐篷都很拘束,一方面产生了不顾一切、挣脱这些束缚大口呼吸的非理性冲动,另一方面自己脑子里胡思乱想到了溺水、窒息等场景。实在克制不住这种恐惧感,只能暂时拉开睡袋拉链,坐起来披着衣服喝口水,这时感觉呼吸会舒服一点;但是因为寒冷,一会儿又要躺下。队友回来帐篷之后,我跟他交流了这种感受,他缓慢的收拾好并躺下,也有呼吸困难的感觉,后来也坐起来一两次。相比而言,我呼吸方面困难感受更强,而他主要则是受到头痛煎熬。前几个小时,我坐起来好几次,恐惧感一直都在。到了后半夜,困倦感加强,身子也暖和起来,我尝试侧躺,感觉舒服一些,然后迷迷糊糊可能睡着了一小会儿。

整个晚上就这样痛苦的煎熬着,期间几次上厕所就利用大瓶口的杯子在帐篷内解决。好不容易到了天亮,爬起来之后,我跟大家交流,发现好几个队员都有呼吸不畅或者困难的感受,还有几个队友也是没怎么睡着。我们相互交流昨晚各自的感受,还谈到平时的睡眠,谈到幽闭恐惧症等。通过跟队员交流,跟高山向导交流,我心里面逐渐感觉舒服些了。

(第二个晚上,我仍然有这种呼吸困难的恐惧和想要冲出帐篷、寻找我们队友携带的简易氧气瓶的冲动;但呼吸感觉略好些,另外主要是心里面感觉更有信心,所以恐惧感明显减弱了。等到后面一天在C1营地住宿的那个晚上,虽然海拔更高了、而且外面大风呼啸,但是感觉又好了一些。一方面,身体感觉呼吸方面更顺畅。另一方面,自己觉得这是这次登山在高海拔的最后一晚,无论当天是成功还是失败,即便因为大风无法出发,只要熬过今夜,就不用再受这种罪了,所以心理上也更强大一些。

在大本营期间,很多时候闲着没事,向导团队中的摄影师,以及我们队员中的摄影师,都进行了小范围的采访录像,我的这些想法都在现场被镜头记录下来。其他队员也都对着镜头谈了自己的各种感受。这些都是在尚未克服掉困难、仍然感觉前路未知的状态下说出来的话,真实的反映了大家的想法,很宝贵。

在大本营这两天,很多人头痛,有人呕吐,大家都有比较严重的反应。但是到最后,大家也都多多少少适应了。因为即便症状没有消除,大家心里也都有底了。这大概就是较长的适应期带来的好处。如果是登7000米以上的雪山,有两周以上的适应期,我想大部分人应该都能从生理和心理上适应的;只是可能对呼吸、对头痛等的“痛苦感”仍然保留,需要“熬”过整个过程)。

早上在大本营附近闲逛
天气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大家晒太阳、录采访视频

白天继续适应高海拔,多喝水,在帐篷周边闲逛,有的队友去河滩捡石头。一个好消息是,无人机的螺旋桨从格尔木一路搭车送到了大本营,我又可以航拍了。
下午向导带着大家去冰川进行冰上行走训练
沿着河滩走了一公里左右,到达冰川下端换鞋的地方

跨过冰河到对面沙土路,就是去C1的必经之路

在山脚的冰川处进行冰上行走训练。先是向导去搭建模拟的路绳
然后大家换上冰爪和安全绳进行训练
每个人上下走了三次,练习把上升器跨过绳节,以及练习冰镐使用(最后登顶中为了轻量化考虑,放弃了使用冰镐)
再看一下冰川

在大本营的而第二个晚上,经验丰富的向导队的队长跟大家交代了注意事项,一开始交代原则的时候非常严肃,但后来谈到具体准备的时候,逐渐明确了轻量化的指导思路(放弃使用冰镐,前面用登山杖爬山,到达路绳后,将上升器连接在路绳上,手拉上升器前进),大家从紧张的情绪中逐渐解脱出来,开始了务实的心理和物资准备阶段。我们的向导和队员之比是1:2,这种情况下自己的装备和睡袋需要自己背负,C1营地的帐篷、防潮垫、方便面、饮水、奶茶则由登山公司准备。我选择了背小包、穿高山靴上C1的策略,为的是减少背负重量;有的队员选择了穿自己徒步鞋、背着高山靴上C1的策略,为的是减少穿高山靴的时间,以免磨脚。我的26升小包无法容纳所有东西,睡袋必须外挂,哪知道出发的时候下雪,为了避免睡袋被淋湿,我最终选择了背大包上C1营地。有的队员的外挂比较紧凑,选择了背小包上C1营地。


5.大本营到C1

这里的天气变化很快,随时都可能刮风下雪

到了去C1的那天早上,感觉风很大,但不一会儿又停了,通过对讲机传来了前面队伍全员登顶的好消息,也鼓舞了我们。我们在上午打包收拾,定于午餐之后出发。吃完午餐,在出发之前,登顶成功的队员下撤到了大本营,我们赶快请教了各种经验。得知今天有风的时间比较短,等到天亮之后有好一段时间没有风,这是他们全员登顶的重要原因。
我们拖拉了一段,然后在风雪中集合,合影,然后出发向C1前进
首先还是经过冰川
( 本文作者 : 西山坐客 ) 12下一页
[我继续下撤,半个小时后到达大本营,此时大概是下午两点。回到大本营,一头倒在帐篷里,休息了十几分钟,看着外面从阳光明媚变成了刮风小雪。为正在下撤的队友们有稍许担心。

运气不错,我们5号冲顶,全程大风大雪,到了顶峰后铁塔那都没去,风太大了

发表于:2019-6-6 00:00


[继续往下到达冰川,发现另一个公司的队伍正在适应冰川行走,有个队员在练习无人机拍摄。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跟他们聊天,观赏冰川景色
[继续出发之后,迅速从109国道上左拐进入通往玉珠峰大本营的土路。当地藏民在这里设卡收费,按照人头给,据说向导们多次进入也是每次交费,只有司机不收费,不知道当地体育部门和登山协会的工作人员是否也要交费。
这里已经属于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边缘区域,沿途不时可以见到小群的藏野驴和藏羚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到达大本营。
[玉珠峰攀登回来已经三周,登顶证书也已经寄到了。总想着应该跟以前一样,两天以上的线路应该留下游记,拖到今天终于动笔。玉珠峰资料很丰富,不少商业登山公司从事玉珠峰攀登服务,线路、攻略等不再赘述,这里主要从个人作为户外运动爱好者的角度,......

上一篇:“转山之路 . 寻美之道”——2019年5月飚山越野龙
下一篇:没有了

== 友情链接 ==
新泰新闻网 鄂icp备12006522号-1